风力虽然没有超变刚开一秒的传奇,白天那样强

        他们蹑手蹑脚屏住找私服打开后呼吸走出地牢,穿过大山洞朝外走去。他们的心怦怦直跳,真想拔腿就跑。不行!他们一定要装得若无其事,不能引起一丝的怀疑。他们成功地越过了第一个人。起初他们还把脸扭向一旁,其实根本用不着,那个人睡得正熟。经过第二个时,那人抬头望了望,不过他看到的只是三个身穿白袍的背影。他没有介意,翻向一旁闭上了眼睛。慢慢地,哈尔、罗杰和博又越过了第三个。第四个……终于到了洞外。他们没有立刻离去,而是伫立了一会儿,似乎是在呼吸新鲜空气,然后他们闪过一旁,消失在夜幕中。他们突然一下子都来了劲,撩起长袍,飞似朝前奔去。

        哈尔迎风跑在前头。风力虽然没有白天那样强,他完全可以辨别方向,在晚间,崎岖的山路十分难走,四周是一望无际的雾霭,月亮光偶尔才从雾隙中照射下来为他们指路。不巧的是,每当路上有石块不好走时,月亮就躲进了云层。不久,孩子们的小腿都彼擦破,鲜血直流,他们全然不顾,拚命地朝前跑去。终于,白湖在他们面前泛出了微光。瞧,我们的大象!罗杰惊叫起来,那头白象仍然站在他们第一次见到它的地方附近。我好像看到有两头象。哈尔说,揉揉眼睛,有一头是黑的,但不像是白象的影子。三人爬近些,月亮不知什么时候露了出来,他们看清楚了,除了白象,是还有一头黑象。此刻他们必须耐心地确定白天爬过的地道口的位置。我可不喜欢在这样的半夜里去穿青苔地道。罗杰说。我也不愿意。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不过地道里白天和黑夜一样的黑。是的,但是在夜间我们更容易碰上在黑暗中来回觅食的豹子。只好碰一下运气了。哈尔说,我担心的倒是穿着长袍怎么从地道里爬过去。他们想把袍子脱下扔掉,不行。夜间的寒风刺骨,不能光着身子,他们只好将臃肿的长袍掖在腰间,然后一头钻进青苔地道。地道里尽是细小奇异的响声。幸好,他们除了一只麝香猫外没有碰到什么危险的动物。与猫相遇时,这只小动物比他们还要惊慌,一下子溜了过去。他们终于穿过了青苔地道。沿着山路,他们朝山下走去,经过黑湖、绿湖、住着大猩猩的竹林,最后回到了营地。